采访芬兰赫尔辛基大学教授杨虎嫩

采访芬兰赫尔辛基大学教授杨虎嫩先生是在会议结束的21日晚上10点,可谓是见缝插针,承担翻译工作的是内蒙古社科院科组处副处长乌恩特先生。

访问赫尔辛基大学蒙古学教授

杨虎嫩先生是从事语言学和比较语言学研究的资深学者。在同杨先生的交谈中记者了解到,最早在芬兰举起蒙古学中语言学和比较语言学研究大旗的是castrew教授,1840年他就从搜集到的有关历史文献入手,构建起芬兰蒙古学研究的框架。

兰斯铁教授从1900年开始研究蒙古学,重点同样是语言学和比较语言学,兰斯铁是一位大学者,观点独到,著作等身,在欧洲非常有影响,在亚洲、在中国也有很高的知名度。兰斯铁的《哈拉哈方言语法》等多种著作被译成中文出版。

杨虎嫩教授研究的重点仍然是蒙古学中的语言学和比较语言学,这在芬兰是传统,就像接力棒一代一代往下传一样。不过,杨虎嫩先生要比他的前辈和师长幸运得多,他有条件、有机会长期在中国进行田野调查和民间访问,他所了解和掌握的资料大多来自基层,也最为鲜活。

访问赫尔辛基大学蒙古学教授

从1986年开始,他利用8年时间在内蒙古东部的蒙古族、鄂温克族聚居区进行调查、访问。在实践中杨虎嫩发现有些方言在本部落中通行,在部落间就很难通行。我们把这种在一个部落或一个群体通行的语言称为方言,而西方学者却认为这是一种语言,他们常常因为接触和发现一种新的语言而兴奋不已,激动不已。

杨虎嫩就是在这种兴奋和激动中连续推出3部语言学和比较语言学著作《堪布尼堪人的蒙古牛活史料》、《堪布尼堪人的蒙古语语法》以及《堪布尼堪人的鄂温克方言史料》,《内蒙古大学学报》曾经发表过杨虎嫩先生有关语言学和比较语言学的论著。由于长时间在东北地区调查、访问,特别是因为语言和历史有着不可分割、不能分割的血脉关系,杨虎嫩先生在完成语言学著述的同时,又写出一部《东北地区民族发展史》。

访问赫尔辛基大学蒙古学教授

1995年以后,杨虎嫩先生杷研究的重点转向我国西北的青海、甘肃、新疆等省区,收集、整理了大量的方言资料。据杨虎嫩先生介绍,同是蒙古语,东北方言和西北方言有很多不同;而西北地区的土族、东乡族虽然不是蒙古族,但他们的语言中有许多蒙古语的要素,研究起来还是乐此不疲。他目前正在梳理所掌握的大量资料,出版著作指日可待。

杨虎嫩先生说,芬兰对蒙古学研究最突出的特色,也可以说最大的特点是不让任何一个信息丢失。通过文字、录音、录像等多种手段,杷所有的信息都储存起来。芬兰国家民俗资料馆属于世界—流,在那里人们几乎可以看到复原的历史。这次来中国,他很高兴地看到内蒙古社科院建立起类似的数据库,这是抢救、发掘、保护、传承民间文化的重要手段。同时他希望内蒙古社科院的数据库也能办成世界一流,研究少数民族文化、历史、民俗提供丰富而翔实的资料信息。

访问赫尔辛基大学蒙古学教授

尤哈·杨虎嫩(芬兰语:Juha Janhunen,1952年-),又译为杨胡宁,生于芬兰波里,芬兰语言学家,专长于乌拉尔语系与蒙古语族,现为赫尔辛基大学教授。他曾经对萨莫耶德语族与汗尼干蒙古语(Khamnigan Mongol)进行田野考察,目前致力于契丹语以及解读新发现的辽朝契丹小字文献。

标签: 栏目:赫尔辛基大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