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尔辛基大学留学日子随笔

这是一篇在芬兰留学时,写给友人的一封电子邮件,和大家分享。

 

家书

 

heda

“家书”这两个字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似乎显得有些过于沉重。努力地在记忆深处搜索“家书”,却发现我还没有正式写过一封家书。仔细一想,“写”这个字对我来说都已经有点遥远了。父母经常提醒我练一下字,可是我自幼似乎对练字不感兴趣,枉费了他们的一番苦心。中国古话里的一句“字如其人”恐怕完全不适用在我的身上。自从上了大学,有了自己的笔记本后,“写”字渐渐地演化成了“敲”字。出了国后,更是很少写字了。几乎所有的作业都是在电脑屏幕前敲出的,偶尔写一下字,还都是英文字母。最近发现连英文字母写的都奇丑无比,于是索性就放弃了书写。书写是中国文化里的精髓之一,就这点而言,我可谓是“忘本”。

 

网络社交

heda

出国前,在新疆念书的日子里,我和父母的联系基本是靠电话联系的。出国后,我和家人的联系也是电话。唯一的区别就是在国内用的是固定电话,而在国外用的是网络电话skype。所以我也从未写过一封家书给父母。“科技”的确是缩短了物理的距离,不得不感叹时代的变迁是如此的迅速。清晰地记得小时候翻阅父母的信件,一字一句的阅读着他们的书信,揣摩着书信里的小秘密,是如此幸福的一件事情。我估计我自己的孩子如果以后想了解我年轻时候的模样或生活,他们只需要在电脑屏幕前Google一下(注:我的很多网络信息是英文的,所以Google比百度有用)。

我的英文信息比中文信息多的主要原因是我目前生活在国外。为了方便和国外朋友的联系,facebook的使用频率是远远地高于人人网和QQ。我的英文博客基本也是每个月更新一次。但可惜,国内的朋友似乎登陆facebook很麻烦,所以很多我在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的读研的生活情况,几乎大家也不清楚。我偶尔会更新一下人人网,贴些照片,便于和国内的友人保持一定的联系,但这种联系似乎有点蜻蜓点水的感觉,有点若即若离。毕竟大家都渐渐地有了自己新的社交圈和新的生活,少一些联系也是预计之中的事情。

我比较习惯写电邮(email),但我发电邮给国内朋友的频率是非常的低。偶尔我会群发一下电邮给一些特别好友,略微地分享一下我在国外的生活和一些烦恼。但我之前给友人们发的电邮基本都是全英文的。写英文邮件主要是两个原因。我通常在学校机房写邮件,学校的电脑没有中文打字系统,所以我很习惯地用英文type

emails。我几乎不用自己的电脑处理学习和我比较重视的事情。我的个人电脑几乎只用于休闲娱乐。第二个原因是我的确想练练自己的英文写作能力。毕竟在国外赫尔辛基大学念书,英语写作能力需要提高。当然,不可避免的是一些不懂英文的朋友们,几乎就无法知道我的生活了。

 

学习生活

 

近来的学习生活大体是单色调,工作日的大部分时间是在赫尔辛基大学学校机房度过的,修改论文和浏览一些新闻网站。国内的新闻主要是通过凤凰网,但我个人觉得凤凰网的质量也相当一般。但国内的其他媒体的东西质量就更提不上了,所以基本还是每天会浏览一下凤凰网。国内的负面报道很多,不得不让我经常反思中国。不过想来也可笑,我一个小小的个人,对中国的好多实情也不了解,其实我也反思不出什么高深的见解。国外的新闻媒体我基本会浏览一下芬兰当地的报纸,毕竟目前生活在芬兰,所以适当地关注一下芬兰的动向。芬兰目前的大量报道是政党。上个月的政党选举结果,芬兰的保守党TrueFinns取得了革命性胜利。结果揭晓后,第二天就听到周围芬兰朋友的激烈讨论,facebook上芬兰朋友的很多评论都是负面的。TrueFinns政党的一些观点似乎对移民是不利的,带有浓重的民族主义情绪。TrueFinns的政治观点在芬兰上层社会不受欢迎,但深受芬兰中下层社会的认可。虽然那个政党的主席TimoSoini是我现在就读的学院毕业的,是我的校友,我还是毅然的加入了芬兰朋友组织的大游行,反对TrueFinnsParty的一些政治观点。清晰地记得那天去游行的时候,路过芬兰的国家博物馆,免费领了一个红色气球(上面标写着学生艺术),到了游行集合广场,领了一面芬兰小旗。于是乎,我手握气球和芬兰小旗,经历了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异国他乡的正式的政治大游行。

 

发言人

 

上个周一去了一趟芬兰的小镇Kuopio。我是以发言人的身份过去参加今年芬兰的国际教育的讨论,某种程度上说,我是代表着赫尔辛基大学的国际交换学生。这乍一听,似乎我很牛,但其实未必如此。我在赫尔辛基大学学校招生办的工作让我有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今年年初,我的一张照片被放到学校官方网页大概2个月,被自己学院的老师和朋友们戏称我是赫尔辛基大学的形象代言人。人生有时就是如此,或许一个机缘,就会带来一些机会。但客观讲,这些东西都不能代表什么,我其实也只是个匆匆地过客而已。去了Kuopio,一比较意识到原来Helsinki真的很国际化。Kuopio的市中心绝对比不上中国的二线城市的市中心,没有什么高楼大厦,没有什么车水马龙,有得是一份宁静。我初次去Kuopio,便对那个小镇熟悉了,因为那个小镇真的很小。我的任务当天下午就结束了,在火车发动前,就顺便到小镇的各处闲逛,完全用不着担心自己会走丢。走到Kuopio的港口,看着一艘艘小游艇,看着芬兰人陆陆续续地开着小游艇在海面上消遣,不免感叹出芬兰人的日子过得实在是逍遥。在我闲坐的时候,一个芬兰老人走过来用芬兰语和我搭讪,很可惜,我的芬兰语实在是太差,除了最基本简单的,其他都不会,硬着头皮揣测着他的交流。不过人与人的交流有时真的很奇妙,虽然语言不通,但肢体眼神语境其实大致可以使人交流。我悟出了那芬兰老人的意思,他想免费当我的导游,带我在Kuopio逛逛,于是我就在他的带领下看了很多当地的木质建筑还参观了一个小型造船厂。临走时,我用生硬的芬兰语连连道谢。踏上了火车,观望着窗外的景色,不断地惊叹自然的美景。芬兰不愧是千湖之国,森林之国,一路下来,随处可见的森林和湖泊。虽然还未到极昼,但芬兰天空在深夜10点还是亮的,落日的余晖散落在湖泊,被湖泊折射的余晖又铺撒在树叶上,多种色彩的折叠的确使我深深地恋上这边北欧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