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尔辛基大学一路见闻

学生会通知我去取学生卡。学生卡就跟国内的学生证作用差不多,在这里拿着学生卡可以享受很多打折。有个小病什么的就可能拿着学生卡先在赫尔辛基大学学校的医务室看一下,取点药,这样就比去医院便宜很多;在食堂吃饭也可以享受一点折扣,据说旅游时也可能享受折扣,赫尔辛基大学给我带来了丰富的新生体验

坐上车,心里就想起第一次坐车的情景,那时懵得不得了。如今对这一线路已经很熟悉了。在终点火车站下了车就奔学生会去了。赫大的学生会类似个公司,经营许多房产,主要是租给学生,还有其他创收业务。学生会坐落在老市区,是一座很古典的楼,有点象哈尔滨铁路局那样风格建筑。

 

赫尔辛基大学

 

赫尔辛基大学学生会

 

上图这个楼就是赫尔辛基大学学生会。第一次来这里时是刚到赫尔辛基大学交换的第二天,拿着一份地图按照街道和门牌号就进来了,当时也不知道对不对,上二楼,看了一个门上的说明才知道就是这里,拉开门,是一个圆形的房间,一个桌子上放着一些宣传材料,几把椅子,还有一个排号机,站在那个机器前仔细端详了半天才看明白,我办的业务应该按1,然后就等着叫号,一个电子显示屏上显示两号码,一个是自己手中的号,另一个是第几号窗口的意思,一群各国的学生在等着。今天由于是中午,没有人排队,按了排号机,马上就叫号了。

取了学生卡,坐在椅子上正想把卡放好,这才发现原来卡上我的名字打错了,急忙又返身向工作人员说明,那位赫尔辛基大学窗口人员是位大妈,她查了半天,最后告诉我说可以用,因为没有人知道我名字的正确拼写,这里的人用芬兰文、瑞典文、俄文还有英语,都是字母所以很容易出错,也不会有人关心名字的正确拼写,另外这个卡也不是正式身份证明,她再联系其他部门,看看能不能再改过来。听到这我才放心,拿着卡出了门。

来的路上还看到一个警察,没事的时候应该看不到警察,看到警察的时候准保有什么事。看那警察倚着石头墙站着,心想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吧。走过去时才发现一个流浪汉躺在地上,原来警察在处理这事,等我办完事回来时,已经来了一辆警车,又下来几位警察,我回头还看了看,几位警察在处理那个流浪汉,不知是喝多了还是已经不行了。北欧的几个国家给人的感觉都是高福利,人民生活安定幸福,没想到也有这种事。其实这也不算意外,这里要饭的也不少,我见过的有白人还有阿拉伯人。看来社会现象在哪个社会里一个都不能少。

 

国旗

 

一路上还看到今天这里又升国旗了,不知道这个国家有什么好事了。刚来赫尔辛基大学时没几天就见到升半旗,就是降半旗,因为平时旗杆上并没有旗,也无所谓降旗了。后来才知道是芬兰发生了枪击案。没过几天又见到升旗,上网一查原来他们的前总统获得了诺贝尔奖,这事要是在中国估计不会拿国旗做文章,在一个小国家发生一点事就是大事,不知道今天升旗为哪般。

 

赫尔辛基大学

 

早上8点多钟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亮。这是赫尔辛基大学食堂,并不是中国的学生食堂那样,这里的食堂按照中国话来说应该叫西餐厅。只开中午一顿,早上就开灯可能是为了照明。

 

赫尔辛基大学

 

亮灯的也是食堂。楼上几层是这个赫尔辛基大学这个系的行政办公室。从靠左边的门进去是图书馆。

 

 

赫尔辛基大学

 

赫尔辛基大学

 

在车上拍的街景。是个小别墅。

我认识门脸上的那几个字才知道这是个咖啡馆,要不然还以为这是居民房呢。咖啡店并不只提供咖啡,还提供饮食,应该是中国的那种路边饭店吧。

 

公共汽车

 

赫尔辛基大学

 

赫尔辛基大学

公共汽车上。人很少,我只见过二三次满座的时候,并不是在上下班时间段,是赶上有赫尔辛基大学学生放学等情况才可能有人站着乘车。

公共汽车很长很宽,车况很好,车速很快。大概有两个哈尔滨的103路那么大。车的中间可以放婴儿车,还有象火车卧铺上的那种坐椅供推婴儿车的人使用,凡是推婴儿车的都不用买票。那个黄色的按键是下车时使用的,按一下前面就会有盏灯亮起来,司机就知道有人要下车,如果没有人按铃,车下也没有人招手的话,车到站也不会停。

 

赫尔辛基大学

 

从车上拍到的超市。那个亮着黄颜色边的就是超市。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这大石头是原来,为了修超市才把后面的地弄平。

 

赫尔辛基大学

 

车转了个弯,这回能看清了,超市、国旗和石头。超市面积很小,其他的房间是各种小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