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生活小记

今天改简历的时候翻出来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的交换报告,真是很单纯的一段时光阿

 

在芬兰的学习和生活

 

选修课程

 

heda

芬兰的教学体系和北大不同,赫尔辛基大学一个学期分成两个时段(period),以两个月为期。一般一门课会在一个时段内结束,重要的专业课可能时间比较长,跨越时段延续一个学期甚至一学年。选课系统叫做WEBOODI,是芬兰赫尔辛基几所高校共用的选课网络,因此不同高校之间开设了可以跨校的公选课,当然旁听是没有任何限制的。

赫尔辛基大学上课的前两个礼拜属于shoppingclass,可以试听课程再决定是否选课。这是赫尔辛基大学新生体验最有特色的一点,事实上很有趣的一点是,如果最后发现没有办法参与考试,也可以直接放弃学分,这门课的成绩并不会在成绩单上显示,因此是非常宽松的学分体系。但如果想要按时毕业,一个学期需要30学分左右,也就是六到八门课,一点也不比在北大完成学业轻松。选课之初,我还发现这里有一种类型的课程叫做LiteratureExam。这种课程没有授课,一般给出课程主题,要求想要选这门课的学生提供为了这个主题所阅读的书目。之后在截止日期之前直接提交论文,或者是给学生几本参考书,之后直接参与考试。这种课程要求很高的阅读水平,自学能力和自律程度,非常新颖,但鉴于主要靠自学,接触的交流机会可能较少,所以我没有选择这样的课。

在shoppingclass的这几周,我试听了若干课程,最后在第一个period选择了实证宏观经济学(EmpiricalMacroeconomics)和金融经济学(FinancialEconomics)两门课程。芬兰老师的英文水平大多不错,至少就经济学院的老师而言是相当优秀的。金融经济学的要求是平时的三次作业和期末考试,授课采用PPT,在上课之前老师会把课件上传到赫尔辛基大学学校的wiki网站,类似于北大的网路教学平台。老师任职的同时还在芬兰国家银行研究院工作,这是经济学院对老师的要求,毕竟经济政策和金融非常需要实践经验的支持。这门课程涵盖了基础的金融学模型,对于经济学专业的我是很好的金融入门和辅助。

另一门实证宏观经济学我的感觉却不太好。因为虽然名为实证,这门课程却是纯粹的计量经济学,使用新的计量软件和大量数学公式。首次挑战用英文上数学课,让我很想拿着一本中文的数学书对照。在坚持听完所有课程之后,我还是放弃了考试。总体来说,赫尔辛基大学所开设的研究生级别课程,有很多是英文授课,但是考虑到实践型授课的难度,可能很多理论性的课程才有英文授课。这也是任何一所母语非英语的大学想要提高国际化程度所面临的问题。

除了以上两门课程,我在第一个period还旁听了“劳工经济学”(LaborEconomics),和通选课“芬兰人的生活方式”(Finishwaysoflife)。劳工经济学是本科生课程,相对理论和简单。而另一门通选课却非常有趣,来自不同国家的学生分成小组,每周对芬兰文化的不同角度进行报告,例如芬兰的民族萨米人(Sami),芬兰语,芬兰女性的地位,芬兰的美食和酒等等。报告芬兰美食的同学们为了做好报告,特地在赫尔辛基的大街小巷尝试了芬兰的传统食物,还带了一些糕点到课堂现场分发,为此掀起课堂报告的小高潮。很多交换生选了这门课程,不仅为了更好的了解体会芬兰这个国家,也可以了解不同背景的人们如何看待这个国家,常常会有惊喜和自己意料不到的收获。

在交换期间,我发现了芬兰赫尔辛基大学非常完善的外语学习条件。在主楼的学习中心(AlexandriaLearningcenter),有单独的语言中心(languagecenter),这里有丰富的英语、瑞典语、俄语、法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和日语学习资料,包括书籍、影音和电脑设备。每天都有不同语言的辅导老师(tutor)的值班,学生可以询问这类语言的有关问题,初学者还可以请辅导老师协助制定学习计划。除了自习室(self-learningroom)、辅导室(tutor’sroom),这里还有口语室(talkworkshop),所有人都可以在这里自由说话聊天,不用担心干扰别人。

 

社会活动

 

heda

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的国际交换学生项目组织有FS和ESN,即外国学生(ForeignStudent)和伊拉斯谟学生网络(ErasmusStudentNetwork)。通常加入这两个学生组织的邮件群,就可以收到各种活动的通知。

在赫尔辛基大学期间,开始的第一周是入学教育(orientation),包括学校参观(campustour),选课、计算机、学生卡培训等。之后的团体活动包括ESN举行的很多聚会,聚会一般在酒吧,尝试迅速打破不同国家学生之间交流的障碍,短时间内相互认识成为朋友。我渐渐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这种方式,而更让我容易结识朋友的则是参与日常社会活动。

在十月初,我参与了芬兰模拟联合国协会的秋季培训活动。这次培训活动非常巧思的选在郊外,主办方租了郊外小岛上的一个庭院,面临碧湖。在湖边的木制桑拿屋蒸完大名鼎鼎的“芬兰浴”,再跳进冰冷的湖水里游泳,是芬兰人很喜爱的娱乐方式。后来我得知,很多芬兰人在郊外都有这么一所带桑拿房的小屋,周末便一家人或者邀请朋友从城市来这里放松。夏日海边避暑,冬日凿冰钓鱼,桑拿之后再回到雪湖里,因此芬兰作为世界上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此种亲近自然的生活习惯必为原因之一。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模拟联合国活动,看得出他们的培训已经形成良好的体系,定车组织大家到达目的地,很有趣的破冰游戏,联合国基本常识和办公流程介绍。之后便是此次培训的重头戏,由我们这些新鲜人参与讨论一个话题的联合国决策过程。可惜我一向对政治还不是太有兴趣,参与纯粹为进一步了解全球最大的NGO。在活动期间和来自不同国家的同学结成了好朋友,尝到主办方烹制的传统芬兰美食,同时也略微体会到联合国决策过程中不同国家不同阵营之间的角力,某个国家代表态度的微妙变化,和施压受压以及谈判的魅力。联合国作为一个NGO和具有国际维和能力的组织,决策确实冗长艰难。

在十一月,我又报名参加了芬兰一年一度的全国学生研讨会,主题是“芬兰高等教育的流动性”(MobilityinHigherEducationinFinland-possibilitiesandbarriers)。可以看出,尽管作为全国学生的研讨会,参与人数和规模仅仅相当于北大某些论坛的水平,可是专业程度丝毫不差。我非常荣幸的在第二场分会中见到了芬兰女教育部长发表演讲并且参与讨论。芬兰人的朴实作风再次表现出来,教育部长装束简单普通,回答严谨诚恳,虽然短期没有办法解决很多问题(例如芬兰的教育是继续免费还是开始征收,对外国留学生会有什么影响?),但诚恳的态度和专业的调查分析报告,还是令我非常信服。

十二月六日是芬兰独立日,每年这一天芬兰的学生组织都开展宏大的“火把之行”。从城市西边的西贝柳斯墓经由议会大楼,最后到达南部海边,聚集在国家象征的白教堂和总统府,女总统及其先生在总统府二层视察学生,赫尔辛基市的市长在白教堂前发表演讲,之后是简短的赫尔辛基大学男生合唱芬兰民族歌曲。漫长的队伍绵亘了整条街道,火把猎猎,壮观得令人唏嘘。不过这一天印象最深的便是所有的商店包括超市全部关门,没有办法在外吃到午饭。

芬兰和大部分欧洲国家一样,上午九点上班(银行等需要到十点),下午四点下班,周末不开门。幸好住在市中心的我们可以享受繁华区的便利,否则一时还不太习惯。